當前位置:小說站首頁 » 都市言情小說 » 首席的獨家寵愛 »  第374章 狼狽為奸的兩人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推薦本書 錯誤舉報

第374章 狼狽為奸的兩人

小說:首席的獨家寵愛作者:晚寶
返回目錄

    一座廢棄的廠房里,月光透過空隙灑下來。四周陰森可怕,讓人不寒而栗。

    郝佳美緩緩的醒了過來,她警惕的觀察著四周,這才發現,這里只有她自己。心突然的就恐慌起來,眼里充滿著懼怕,下意識的就想開口大叫,而下一刻,卻發現,自己的嘴被膠帶給封上了。

    空曠的場地,地上全都是石頭子,躺的時間太長,硌的她身子發疼。手腳被綁著,她只能一點一點慢慢的挪起身子坐起來。

    頭疼的很,靜下心來慢慢回憶之前的事。思維停留在包子鋪的洗手間,從里面出來后,她就什么都不記得了。一種不好的預感涌上心頭,越想越心驚,身子打著顫。自己,好像被綁架了。

    郝佳美迫使自己鎮定下來,不要慌張。看著四周,尋找著逃跑的路線。視線落在腳上的繩子上,這要想跑,得先想辦法把繩子弄開再說啊。

    突然,從不遠處有人說話聲。郝佳美慌張的躺下,假裝還沒醒過來的樣子。耳朵也豎起來,聽從那邊傳來的聲音。可人聲只有幾句之后,便沒有了。

    郝佳美躺在地上,沒有動。剛才的話她并沒有聽清楚說的是什么,可說話的聲音,她卻覺得熟悉無比。

    突然,有腳步踩在石子上的聲音,在她的身邊停了下來。郝佳美沒敢睜開眼,閉的死死的。身邊的人看了片刻,蹲下身子,手不自覺的撫上了她的臉,輕輕的,把上面的膠帶給撕了下去。

    “小美,別裝了,我知道你醒了。”陳偉浩的聲音在頭頂響起。

    郝佳美暗自咬牙,睜開了眼睛。月光灑在他的臉上,照的臉愈發的慘白,讓人看了不禁害怕。

    “你為什么要綁架我?”郝佳美哆哆嗦嗦的問道。

    陳偉浩陰森森的一笑,帶著自嘲的意味,手拉住她的手,有些心痛的問:“小美,你怕我是不是?”

    郝佳美現在受不了現在變態的陳偉浩,她試著想把手給收回來,可無奈他卻給握得緊緊的。

    “偉浩,”郝佳美顫抖著開口說:“你知不知道綁架是犯法的。況且,我是哪里有得罪你了嗎?你要這么對我?”

    陳偉浩聽完哈哈大笑,聲音在空曠的場地上回蕩著,更使得郝佳美心驚膽戰。

    “小美,難道我為什么要綁架你你不知道嗎?”陳偉浩笑完后,又說:“更何況,綁架你的又不是我。”

    “不管是誰,這么做都是不對的!”郝佳美哀求說:“偉浩,看在咱們一起好過的情分上,你放了我吧。我保證,絕不追究責任。”

    陳偉浩盯著郝佳美看,冷聲說:“放了你?讓你去找程睿來報復我?小美,這么多年過去了,你怎么還這么天真呢?”

    “那你到底想怎么樣?”郝佳美痛苦的問。

    “不想怎么樣。就是想看看,你不見了,你們家的程總裁會著急成什么樣子。”陳偉浩拍了拍郝佳美的臉說。

    郝佳美皺著眉頭看他,眼前的陳偉浩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意氣風發的少爺了。家族的巨變,婚姻的不幸,已經把他變的面目全非了,早已沒有任何的同情心了,剩下的,只有仇恨與報復!

    陳偉浩看郝佳美不說話,冷著一張臉,眼神不禁變了味道。他承認,已做他人婦的郝佳美現在看起來更加別有一番滋味,讓他欲罷不能。

    突然,他捏著她的下巴,把她的臉給轉了過來,不由分說的就吻了上去!郝佳美被這猝不及防的舉動給嚇了一大跳,第一念頭就想要把他給推開。可無奈,手腳都被綁著,什么都做不了。

    她拼了命的把頭搖來晃去,緊緊的閉著嘴巴,不讓他的舌頭進來。這一幕,讓她想到了多年前,在別墅里,陳偉浩也是這么對她的。

    男人的力氣總歸是大的,手上一用力,就把她的嘴巴給捏開了,繼而舌頭如一條濕滑的小蛇一般竄了進去,與她的糾纏在一起。郝佳美左躲右閃避不開,最后一使勁兒,咬上了他的舌頭。隨即,一股腥甜在口中蔓延開來。

    陳偉浩狠狠地推開她,手高高的揚起,郝佳美倔強的看著他。最終,那一巴掌卻沒落下來。

    “喲,這個時候知道憐香惜玉了啊?往地上扔她的時候,怎么沒見你這么心疼呢?”不遠處,一道夾著嗓子的聲音響起來,帶著嘲弄與不屑。

    郝佳美往那邊望去,孫小雅踩著貓步走了過來。

    “是你?你們倆合伙把我綁來的?”郝佳美詫異的問。沒想到,她和陳偉浩居然做著狼狽為奸的事。

    “這有什么好稀奇的嗎?”孫小雅滿不在乎的說:“不止這件事我們是合伙的,之前我們也合伙做過許多事呢。要不要聽聽?”

    “喂,你的話太多了!”陳偉浩厲聲打斷。

    孫小雅看向他,譏諷的一笑“多嗎?還是說,你不想讓我說,不想讓她知道?”

    “不過,很抱歉,我想說。”孫小雅根本也不給他開口的機會,隨即說道。

    郝佳美深深的皺著眉頭,低沉著聲音說:“你說,你們背地里還聯手做了什么傷害我們的事?”

    “很多啊。”孫小雅笑的春光明媚的,“像是你最近的倒霉事,是不是挺多的啊?孩子被拐,你出車禍,告訴你哦,這一件件,可都不是巧合哦。”

    郝佳美不敢置信的把目光投向陳偉浩,問:“她說的都是真的?你真的在背地里害我?”

    雖說對陳偉浩沒有什么感情了,可到底還是認識的人,在背后捅刀子,她是既生氣,又難過。

    陳偉浩嗤笑了一聲,“小美,收起你那副不敢置信的嘴臉好不好?我之所以這么做,那也是因為程睿他得罪我在先!”

    “那要是那么嚴格說的話,有一半原因在我!”郝佳美喊了一句,隨后又馬上說:“對,你同時報復了我們倆。”

    “怪只怪你是程睿的女人了。我不能得到的,他也別想得到。”陳偉浩的聲音冷若冰霜。

    孫小雅因著之前酒會的那件事,把所有的怒氣都歸結到了郝佳美的身上。現在又被“程睿的女人”這五個字給刺激的瘋了一樣,走過來,舉起手朝著郝佳美的臉就扇了過來。

    這突然的一下,把郝佳美給打懵了,愣愣的看著她。陳偉浩大叫一聲,把她拉到了一邊。

    “你干什么?說話呢,你打什么人?”

    孫小雅甩開他的手,厲聲喊道:“打她?那都是輕的,我恨不得要殺了她!憑什么什么好事都是她的?她到底哪點好,讓程睿對她死心塌地的?”

    郝佳美被挨了打,心里也氣,嘴上不客氣的說:“就你這蛇蝎心腸,就算再過個二百年,程睿他也不會喜歡你的!”

    “你說什么?你再給我說一遍!”孫小雅說著就又要沖上來,卻被陳偉浩一把給攔下了。

    “你干什么你?我告訴你,你給我老實點,別******給我惹事!”

    孫小雅譏諷的一笑,“怎么了?看我打了她,你心疼了?可人家領情嗎?”

    “領不領情的不用你管,別忘了我們要做的正事!滾!”陳偉浩低吼著,樣子嚇人的很。

    孫小雅看陳偉浩真是動了氣,知道這是觸及到了他的底線,便沒再說什么,轉身走了。

    陳偉浩蹲下身子,用手輕輕的撫摸她那紅腫的臉頰,心疼的問:“還疼嗎?”

    郝佳美一扭臉,從他的掌心處挪開了,“別碰我!”

    陳偉浩呵呵一笑,“不讓我碰你,是嫌我臟啊?”

    “你為什么要那么做?孩子被拐的事是你做的,那孩子們在車里被拉走,也是你做的?”郝佳美細思下來,覺得這些事都蹊蹺的很。

    “嗯,你猜對了,都是我做的!”陳偉浩也不隱瞞,大方的承認。

    “陳偉浩,你瘋了嗎?難道你不知道孩子是我的命根子?他們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的,我也不要活了!他們還都是小孩子,你忍心對他們下手嗎?”郝佳美撕心裂肺的喊道。

    “那也是程睿的種!他過的那么好,卻把我害的這么慘,我不甘心!憑什么?就因為他有錢有勢,就可以為所欲為?就可以把我們家多年的基業毀于一旦?我也要讓他嘗嘗那種痛不欲生的滋味!”

    “偉浩,你現在怎么變成了這樣呢?是什么時候讓仇恨沖昏了你的頭腦?你怎么不想想,如果你家的生意一點毛病都沒有的話,怎么會說垮就垮?如果你沒做不該做的事,你怎么又會離婚?又會淪落到現在這樣?你不能什么事都怨別人,也得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啊!”

    “我不用你來教訓我!我知道,他對我做的一切,都是因為你。他不是能耐嗎?不是有本事嗎?那就看看,這次他能救得你救不得你!”陳偉浩嘶啞著嗓子,怒吼道。

    郝佳美不想再刺激他了,怕他再做出什么過激的行為來。她不再看他,識時務的把嘴給閉上了,下巴壓在膝蓋上,心里默默的祈禱,希望程睿能快點來救自己。

    程睿啊,你現在肯定很著急吧?你在哪兒呢?郝佳美在心里吶喊,眼淚盈滿了眼眶。又想到了子非和子都,心一下又疼了起來。兩個小家伙晚上看不到自己,會不會睡不著覺啊?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添加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 |

7月23日体彩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