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小說站首頁 » 港臺言情小說 » 東霓 »  第25章 美美(2)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推薦本書 錯誤舉報

第25章 美美(2)

小說:東霓作者:笛安
返回目錄

    “我羨慕她。”我語氣干澀,“你小的時候她很辛苦,可是終究有覺得值得的那一天。可是我呢,鄭成功就算長大了,也還是什么都不懂,我永遠都不能像你媽媽那樣,把他炫耀給別人看。”

    “可是他長大以后,會把你這么漂亮能干的媽媽當成驕傲,去和那些正常健康的人炫耀,掌柜的,你說對不對?”

    我愣了半晌,百感交集地笑了,“你說得對冷杉,人要往好的方向看,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我得向你學習。”

    他困惑地掃了我一眼,“你說什么?那是句成語么?”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我瞪大眼睛盯著他,“你是說,你的人生里從來沒有聽過這句話?”

    他無辜地搖頭,“掌柜的,和我說話你能盡量少說成語么?我不大懂這些……當然了,簡單的成語我還是知道的,比如……”

    “你只能聽懂像‘興高采烈’這種難度的成語,別的就不行了對么?”我盡量按捺著馬上就要沖破喉嚨的笑。

    “可是,”他又被新的問題困擾住了,“‘興高采烈’能算得上是成語么?”

    “怎么不算?”我逗他。

    “好像不算的,不是所有四個字的詞都能算成語,對吧掌柜的?不然的話,你媽個×,也是四個字,也是成語了。”

    我失控的笑聲吵醒了懷里的鄭成功,他若有所思地看著我,似乎是在欣賞我的前仰后合。我都沒有注意到我家的公寓樓已經緩緩地對著我的臉推了過來,然后,車子就熄火了。

    “掌柜的,”安全帶松開的聲音類似一聲關節的脆響,“我能不能問你一個問題?”

    “好啊。”我又在四處尋找著手機。

    “你會不會介意,你的男朋友比你小?”他轉過臉,挺直的鼻梁兩旁灑下來一點兒陰影,遮蓋住了他的眼神。

    “小多少啊?”我的眼睛在別處停頓了一秒鐘,慢慢地落在他的臉上。

    “比如說,和我一樣大?”

    三叔一路被推進手術室的時候,我們三個人一直在用力地對他揮手——我、西決還有南音,我們一起揮手的樣子就好像三叔是要遠行——呸,怎么說這么晦氣的話?我的意思是,我們就當這只不過是在火車站或者飛機場而已。三叔的臉上頓時露出一種近似于羞赧的神情,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小了好幾歲。三嬸靜靜地坐在那里,我湊過去抓住她的手,可是被她掙脫了。我對南音使了個眼色,想要她對三嬸說幾句安慰的話,可是她看上去似乎是不好意思,一言不發地坐在三嬸的另一側,企圖把她的腦袋塞進三嬸懷里。

    “南音。”三嬸的聲音軟得近乎哀求,“別碰媽媽,讓媽媽自己待會兒。”

    她的身體已經變成一個敏感易碎的容器。她只能近乎神經質地避免任何意義上的震蕩,用來維持一種只有她自己才能體會到的平衡。南音懂事地看著她的臉,慢慢地嘆了口氣。現如今的南音,越來越會嘆氣了,逐漸掌握了個中精髓,也不知道是不是好事情。三叔的手術日期定下來的那天晚上,他們才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訴了南音。南音非常配合地做出一副真的是剛剛才知道的樣子,含著眼淚過去用力地擁抱三叔,嫻熟地用她耍賴的語氣說:“一定不會有事的,我說不會就不會,真的爸爸,壞事發生之前我心里都會特別慌,可是這次一點兒感覺都沒有,你要相信我的第六感。”

    被我們大家忽略的電視屏幕上,奧運會開幕式的焰火花團錦簇地蒸騰,北京的夜空變成了一只巨大的、盡情開屏的孔雀。

    西決和雪碧肩并肩坐在我們對面的另一張長椅上。西決輕輕地說:“三嬸,我去醫院門口給你買杯豆漿好么?你早上什么都沒吃。”三嬸搖搖頭,“算了,吃不下去硬吃的話,會反胃的。”有種細微的戰栗隱隱掠過了她的臉,我想那是因為她不小心說出來的“胃”字讓她不舒服。蘇遠智站在離我們不遠的一根柱子下面,非常知趣地不靠近我們。我發現,南音時不時丟給他的目光都是長久而又黏稠的。西決轉向了雪碧,“餓不餓?”雪碧有點兒不好意思,遲疑了一下,還是用力點了點頭。

    江薏的短信來了:“我臨時要去一下外地,下午回來,手術完了你馬上通知我結果。”這樣的短信只發給我,卻不發給西決——我想他們這幾日來的溝通效果如何,一目了然了。手術室的門突然開了,那一剎那我覺得這根本就不真實。西決反應得最快,立刻站起身來迎了上去,“大夫。”那個形色匆匆的大夫輕輕把手舉在半空中毋庸置疑地一揮,“手術還沒結束,我只是送切片樣本出來。”

    那兩扇手術室的門把三嬸的眼神不由分說地揪了起來,即使它們重新關上了,三嬸的眼神卻也不曾放下。似乎從她胸腔里面經過的無辜的氧氣已經被“驚嚇”折磨成了一陣狂暴的風,她的目光變成了孱弱的玻璃,被這狂風沖撞得“哐哐”地響。“東霓,”她不看我,徑直問,“孩子呢?”我說:“三嬸你放心,陳嫣今天帶著他們倆,他和北北。”三嬸機械地點點頭,其實她只是需要和人說些不相干的話,來試著把整個人放回原處。

    手術室上方的燈似乎滅了吧。真該死,它怎么就不像電視劇里面那般醒目呢?連明滅都那么不明顯,這怎么能營造出那種宣判生殺予奪的威嚴啊?這個時候我看見三叔被推了出來,我遲鈍地跟著大家迎了上去,感覺自己呆滯地看著躺在那張帶著輪子的床上、雙目緊閉的三叔。那個是三叔么?看著不像。為什么躺在醫院里雙目緊閉的人們總是跟我腦袋里的圖像不大一樣呢?你是誰?是你么?你又來做什么?拜托你放過我吧,你離三叔遠一點兒……我狠狠地一甩頭,卻恰好聽見醫生說:“手術很成功,已經確定了,不是癌癥,那個瘤子是良性的,全部切掉了,剩下的事情就是好好調養……”

    我最先聽見的是南音的歡呼聲,“媽媽,媽媽,你看我說什么了,我就說爸爸沒事的,我就知道一定沒事的!”她忘形地當著全家人的面緊緊地抱住了蘇遠智,不過此時此刻,沒人罵她。然后她跳躍著跟每個人熱烈地擁抱,她緊緊地把我們每一個人摟在懷里,一邊熱烈地自言自語:“太好了,太好了,這下我今天晚上就可以踏踏實實地看奧運會,我可以像平時一樣給閨蜜們打電話,我可以在半夜睡不著的時候高高興興地起來泡方便面,我可以和以前一樣晚睡晚起,和以前一樣在考試前一晚上熬夜啃書,和以前一樣想逛街就逛街想買衣服就買衣服,和以前一樣跟老公吵架鬧脾氣,因為我爸爸沒事我爸爸不會死!什么都沒有變,什么都用不著改變,什么都可以回到原來的樣子,謝謝老天爺,我愛老天爺一輩子……”

    她飽滿的身體猝不及防地撞到了我的懷中,她整個人就像一塊磁鐵一樣,牢牢地把“幸福”這樣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吸附在她周圍的空氣里。“姐姐,姐姐,”她聲音顫抖地纏繞著我的脖頸,“我明天請你吃飯,你記著,一定是我來請……”接著她又撲向了西決,“哥,借我錢好不好?我要請所有人吃飯!哥哥我愛你!”

    你當然應該感謝老天爺。我不知道我的臉上掛著的是什么樣的表情,我甚至忘記了控制自己的臉龐。你當然應該愛你的老天爺一輩子,因為他根本就只屬于你一個人。為什么你永遠那么幸福?為什么你什么都可以擁有?為什么老天爺都不愿意親手毀掉一些他給你的什么東西?為什么?為什么所有的驚喜都是你的?為什么你隨便打開一個盒子里面都是禮物可是我什么都沒有?為什么……該死,直截了當地說出來有什么要緊,為什么你的爸爸就能夠虛驚一場轉危為安?為什么你就連人世間最庸常的生離死別都躲得過?

    鄭東霓你一定是瘋了。

    我緩緩地坐了下來,脊背貼著墻壁的時候才感覺到那些爭先恐后的冷汗。我抓起雪碧放在那里的純凈水的瓶子,擰開,貪婪地喝下去,似乎一飲而盡變成了我人生必須終結的任務。“你哪里不舒服?”西決走過來抓住了我的肩膀。“沒有,”我勉強地對他笑,“可能是剛才太緊張,一下子松懈下來,有點兒暈。”“那我先送你回家好了。”“不要,哪兒有那么嬌氣啊?”我煩躁地甩開他的手,“我不要你管我。”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添加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 |

7月23日体彩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