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 Q豬文學站-小說推薦平臺

《魔道祖師》番外一、家宴

發布時間:08-15 有人喜歡這篇文章

《魔道祖師》是一部由墨香銅臭所著的原創耽美玄幻小說,主線道侶攜手打怪解謎。2015年10月31日于晉江文學城連載,初版于2016年3月1日完結(正文),至2016年9月7日修文完成(正文+番外三篇),網絡版正式完結。這是魔道祖師小說番外的第一篇,題名:家宴。

藍忘機對魏無羨道:“等我。”

魏無羨道:“要不我跟你一起進去吧?”

搖了搖頭,藍忘機道:“你進去,他更生氣。”

魏無羨想想也是,藍啟仁看到他就一副要犯心病的風中殘燭狀,氣都喘得比平時多,還是行行好,教他眼不見心不煩罷。

藍忘機看了看他,似要說話,魏無羨立刻道:“好啦,我知道了。不可疾行,不可喧嘩,不可啥啥啥,是不是?放心,這次我跟你回來一定諸事小心小心又小心,不犯你們家規訓石上面任何一條家規。盡量。”

藍忘機不假思索道:“沒事。犯了也……”

魏無羨敏銳地道:“嗯?”

藍忘機似是這才發覺方才脫口而出的話大有不妥,扭頭片刻,這才轉回來,肅然道:“……沒有。”

魏無羨茫然道:“你剛剛說犯了也什么?”

藍忘機知道他是明知故問,板著臉重復道:“你在外邊等我。”

魏無羨揮手道:“等就等啰,這么兇。我去玩兒你的兔子。”

于是藍忘機一個人去迎接藍啟仁的唾沫橫飛,魏無羨則被小蘋果拖著一路狂奔。小蘋果自從進了云深不知處,仿佛格外興奮,渾身牛勁兒,魏無羨拽都拽不住它,生生給它拉到了那片郁郁青青的草地上。

草地里安靜地團著一百多團胖雪球,粉紅的三瓣嘴一撮一撮,偶爾抖抖長長的耳朵,耳朵透出粉色。小蘋果則昂著頭擠到它們中間,找到了屬于自己的一席之地。

魏無羨蹲到地上,隨手抓來一只兔子,一邊撓它的肚子一邊心道:“我上次來的時候有這么多只嗎?這是公的還是母的?哦……公的。”

想到這里,魏無羨這才發現,他居然一直以來都沒留意過小蘋果是巾幗還是須眉。于是忍不住朝那邊望了一眼。可還沒待他看個仔細,忽聽動靜,回頭察看。

一名個子嬌小的少女提著一只小籃子,正不知該不該上前,見魏無羨陡然回頭望她,一時間不知所措,羞得滿面通紅。

這少女身穿姑蘇藍氏的校服,也是端端正正地佩著一條抹額。魏無羨心道:“這可了不得!讓我撞見活的了!”

這是一名女修。一名姑蘇藍氏的女修。

姑蘇藍氏這種以刻板聞名的家族,什么男女有別、男女授受不親這種規矩自是不必說,念經一樣地從小在子弟門生們耳邊喋喋不休一萬遍。男修女修的學習區域和休息區域都嚴格分開,不越雷池一步,極少跑出自己的范圍。連外出夜獵也基本都是男女分開,要么全是男的,要么全是女的,一般不存在男女混合同行的情況,刻板到令人發指。當年魏無羨在云深不知處求學時就基本沒在這兒見過姑娘,對云深不知處內是否真的存在女修深感懷疑。有幾次他似乎聽到了女修們讀書的聲音,好奇想追去看看,立刻被眼尖耳尖的巡邏門生發現,喊來了藍忘機。如此幾次,魏無羨熱情耗盡,也就沒心思再去探索了。

可如今,卻是讓他頭一遭在云深不知處里撞見了活的女修。活的!女修!

魏無羨一下子直起了腰,兩眼發光。正不由自主要走過去,小蘋果卻已經蹭的里立了起來,幾乎是撞開他,沖到了那少女身邊。

魏無羨:“?”

它挨到那少女之旁后,柔順地低下頭,主動把自己的驢頭和驢耳朵往她手底下送去。

魏無羨:“???”

那少女紅著一張臉,看著魏無羨,怔了一怔,不知道該說什么。魏無羨瞇起眼,隱約覺得她有些面熟。片刻,忽然想起,這不正是那名他剛從莫家莊出來后在路上遇到、又在大梵山有過匆匆數面之緣的那名圓臉少女嗎?

哪怕是全然陌生的女子,他也能立刻嬉皮笑臉地閑扯幾句熱絡起來,何況是有過數面之緣、性格不壞的小姑娘?當即沖她揮了揮手,道:“是你啊!”

那少女顯然也對他印象深刻,無論是洗干凈臉的還是沒洗干凈臉的。扭扭捏捏一陣,絞著提籃子的雙手,悶聲道:“是我……”

魏無羨扔開那只被他摸了一把判定性別的兔子,負著手,朝她走近兩步,瞥見她籃子里的胡蘿卜和青菜,微笑道:“來喂兔子?”

那少女點點頭。剛好藍忘機現在不在,魏無羨沒事做,來了興趣,道:“要不要我幫忙?”

那少女不知該如何是好,最后點了點頭,魏無羨便拿了一根蘿卜出來,兩人一齊在草地上蹲下。小蘋果把頭伸進籃子里一頓翻找,沒有翻到蘋果,勉為其難叼了一根胡蘿卜出來,將就著啃啃。

籃子里的胡蘿卜十分新鮮,魏無羨自己先咬掉了一截,這才送到兔子嘴邊,問道:“這些兔子一直是你在喂?”

那少女道:“不是……我是最近才來喂的……含光君在的時候,就是含光君照料。他不在,就是藍思追公子他們照看,如果他們也不在,那就我們就來幫忙看看……”

魏無羨心道:“藍湛怎么喂兔子?他從幾歲開始養的?也是這樣提著個小籃子過來么?”

把一些過分可愛的畫面從腦海里驅散,魏無羨又問道:“你現在是姑蘇藍氏的門生?”

那少女靦腆道:“嗯。”

魏無羨道:“姑蘇藍氏挺好。什么時候的事?”

那少女一邊摸著白毛茸茸的兔子,一邊道:“大梵山那次過后不久……”

正在這時,兩人都聽到了靴子踩過青草地的細微聲音。魏無羨回頭一看,果然,藍忘機正在朝這邊走過來。

那少女一陣手忙腳亂,立刻站了起來,恭恭敬敬地示禮道:“含光君。”

藍忘機微一點頭,魏無羨卻還坐在草地上,笑著看他。那少女似乎怕藍忘機怕得很——實屬正常,這個年紀的小輩就沒有哪個不害怕藍忘機的,慌里慌張地提起裙子就跑。魏無羨在后邊叫了好幾聲:“姑娘,小妹妹!你的籃子!喂,小蘋果!小蘋果回來!你跟著跑什么!小蘋果!”

沒有任何人或者驢被他叫住,魏無羨只得撥了撥籃子里剩下的幾根蘿卜,對藍忘機道:“藍湛,你把她嚇跑了。”

藍忘機若是不想被人聽到足音,又怎會讓兩個人都聽到?

魏無羨嘻嘻笑著對他遞出一根胡蘿卜,道:“吃不吃?你來喂兔子,我來喂你。”

“……”藍忘機居高臨下俯視著他,道:“起來。”

魏無羨把胡蘿卜往后一拋,懶洋洋地伸出一只手,道:“你拉我。”

頓了片刻,藍忘機伸手去拉他,誰知魏無羨卻突然手上發力,將他反拽了下去。

領地被奇怪的人占據,一群兔子如臨大敵一般漫無目的地繞著兩個疊在地上的人跑來跑去。和藍忘機格外相熟的那幾只居然人立起來趴到他身上,仿佛是擔心主人為什么會忽然倒下。藍忘機輕輕將它們驅開,從容道:“云深不知處,規訓石家訓第七條,不許驚擾女修。”

魏無羨道:“你說過我觸犯了也沒事的。”

藍忘機道:“我沒有。”

魏無羨道:“你怎么這個樣子。沒說完就等于沒有說?一言九鼎言出必行的含光君呢?”

藍忘機道:“‘天天’。”

魏無羨摸了一把他的臉,憐惜地道:“剛才你叔父有沒有罵你?快說,讓哥哥心疼心疼你。”

話題轉的如此生硬刻意,藍忘機也不拆穿,道:“沒有。”

魏無羨道:“果真沒有?那他跟你說了什么?”

藍忘機不動聲色地抱住他,道:“無甚。齊聚不易,明日辦家宴。”

魏無羨笑道:“家宴?好好好,我一定好好表現,不會給你丟臉的。”忽然想到藍曦臣,問道:“你哥哥呢?”

沉默片刻,藍忘機道:“稍后我去見他。”

澤蕪君近來終日閉關,藍忘機必然是要去與他促膝長談一番的。魏無羨反手摟住藍忘機,輕輕拍了拍他的背。半晌,又道:“說起來怎么這次回來沒見思追他們?”

這群小輩,若是在往常,早就在山門口便嘰嘰喳喳圍上來了。聽他提起思追他們,藍忘機眉宇微舒,道:“我帶你去見他們。”

他帶著魏無羨找到藍思追、藍景儀等人時,這群小輩們除了欣喜地喊了幾聲,就沒別的動作了。倒不是不想有更多動作,實在是不能。

十幾個人,齊刷刷倒立在檐廊下。每個人都脫去了外袍,穿著雪白的輕衫,頭朝下,腳朝上,面前的地上鋪著幾張白紙,一方墨。左手撐地,右手執一管筆,艱難地在紙上寫著密密麻麻的黑字。

因為不能讓抹額落到地上,他們都滿頭大汗地咬著抹額的尾巴,因此也不能說話。所謂的“喊了幾聲”,也只是眼睛發亮地嗚嗚嗚了一陣。

看著這些顫顫巍巍、搖搖欲墜的身軀,魏無羨道:“為什么一定要倒立。”

藍忘機道:“受罰。”

魏無羨道:“我知道是在受罰。我看到了,他們抄的那是藍氏家訓呢,《禮則篇》我都會背了。他們干了什么被罰?”

藍忘機淡聲道:“超出規定期限不回云深不知處。”

魏無羨:“哦。”

藍忘機:“與鬼將軍同行夜獵。”

魏無羨:“嘿!你們膽子可真大。”

藍忘機道:“第三次犯。”

魏無羨摸了摸下巴,心道如此的話,怨不得嫉邪如仇藍啟仁這樣懲罰他們了。只是倒立罰抄已經很輕松了。

在這群少年們面前走了一圈,掃了幾眼,稍作檢查,藍忘機對其中一人道:“字。不端。”

那名少年咬著抹額,含含糊糊地含淚道:“是。含光君。這張我重抄。”

沒被點到的其他人就是檢查過關了,紛紛松了口氣。二人離開長廊,魏無羨憶及當年自己罰抄時的困苦時光,心生同病相憐之感,道:“光是維持這樣的動作就夠難了,你讓我倒立著我還不一定能寫字。就算我坐著都不一定能寫得端正。”

藍忘機看了他一眼,道:“確實如此。”

魏無羨知道他也想起了盯著自己罰抄的那段日子,道:“你小時候罰抄也是這樣嘛?”

藍忘機道:“從不。”

想想也是。魏無羨心道,藍忘機從小就是世家子弟中的楷模,一言一行都跟用尺子量過似的標準無比,怎么會犯錯?既然不會犯錯,又怎么會受罰?

他笑道:“我還以為你那嚇人的臂力是這樣練出來的。”

藍忘機道:“不罰。但也是這樣練出來的。”

魏無羨奇道:“不是被罰那你沒事倒立干什么?”

藍忘機目不斜視道:“可以靜心。”

魏無羨湊到他耳邊,語尾上挑道:“那究竟是什么讓冷若冰霜的含光君的心不靜啊?”

藍忘機看看他,不說話。魏無羨心中得意,道:“照你這么說,從小就這么練臂力,是不是你倒立著干什么都行?”

藍忘機道:“嗯。”

見他垂著眼簾,像是答得有些靦腆,魏無羨越發嘴沒上鎖口無遮攔,道:“倒著干我也行?”

藍忘機道:“試試。”

魏無羨:“哈哈哈哈哈哈……你說什么?”

藍忘機:“今晚試試。”

魏無羨:“……”

先說很重要的事情,很重要!qaq為了顯眼,占用一點vip章節,被占用的字數我在作者有話說里補了。

接下來我要說的話,可能語氣會比以往重,因為我是很嚴肅的,實在是對最近的一些狀況無可奈何了。

1,重申強調:請不要把我的文和其他作者的文進行比較。這是讓兩個作者都很尷尬且討厭的事,給雙方讀者的感觀也極差。把兩個文放在一起會造成很多不必要的誤會和摩擦沖突。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so請控制沖動,不要貪一時嘴爽。拒絕比較!拒絕拉踩!

2,不要在無關的地方刷我和我的文。比如其他作者的文下、群、微博等等。也請一定不要在無關畫手微博底下刷我的人物和作品。愛是克制。過度安利往往適得其反,不分場合到處刷只會很尷尬,甚至招來反感,實在不希望這種事情發生。

魔道祖師
魔道祖師小說番外

作品介紹:《魔道祖師》是一部由墨香銅臭所著的原創耽美玄幻小說,主線道侶攜手打怪解謎,,主要講述的是魏無羨前世修煉尸術,最后被師弟殺害。

一本好的小說應該屬于能夠讀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網絡,如果侵犯了你的權利請來郵件告知,謝謝!

推薦一本好書|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版權所有 www.itmjgn.live,##| |

7月23日体彩11选5